现金流6年为负 浪奇的危机不只是丢了“虚拟仓库”的“虚拟货物”

时间:2020-09-29 16:13:44       来源:蓝鲸财经

广州浪奇(000523.SZ)上一次进入猫妹的视线还是19年末时公司总部12万平米的土地被收储,合计21.56亿拆迁款超过公司上市以来净利润总和,这一次广州浪奇及子公司不翼而飞的存货价值5.72亿,已经超过公司近三年扣非净利润之和。

意料之中,9月28日广州浪奇开盘便一字跌停,全天未打开跌停板,29日再度以跌停开盘。回头再看广州浪奇的走势,公司股价最近一次大涨就是上年末土地被收储公告发布的隔天,此后股价路下跌至5.13元/股,作为曾经与立白等老牌日化产品同期的品牌之一,广州浪奇如今市值只余约32亿。

丢了近6亿存货,对方表示“货没有在这里”

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本应存放在外包第三方仓库内,价值约5.72亿的存货下落不明,在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查受阻后,针对公司发出要求配合存货盘点的函件,对方表示从未与公司签订过仓储合同,且盘点表公章与公司不一致。

公告中提及的两个仓库分别为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物流)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以下称为“瑞丽仓”),以及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石化)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以下称为“辉丰仓”),截至披露日,广州浪奇在以上两处仓库存放的货物价值分别为4.53亿和1.19亿。

从半年报来看,期末时公司存货余额为15.84亿,换句话说,广州浪奇的库存减少了约36%。奇怪的是,近年来公司存货余额一直处于高位,每年末时约20%的流动资产都由存货构成,但在审计报告中却从未提及对公司存货的盘查。

事实上,近些年国产家化品牌的生存环境也并不好,业绩下滑的新闻不绝于耳。就广州浪奇来说,虽然公司年营收规模过百亿,但扣非净利润不过只有1116万,即使加上政府补助、收购子公司等产生的非经常性损益后也不过6100万左右,公司净利率处在极低的水平。

不仅如此,近些年来,广州浪奇的存货和应收账款数额大幅攀升,截至6月末时,公司账面存货和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5.84亿、37.58亿,同时周转效率也降低至40.26天和93.71天。

6月末时,在广州浪奇近16亿的库存中,约50.88%为原材料,48.86%为库存商品,而2019年中期末时公司存货余额为17.59亿,组成结构与今年相似,但猫妹却注意到,2019年中报与2020年中报所披露的仓储包装费分别为375万、40万,相差约9倍之多。

据新京报报道,鸿燊物流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的货没有放到我们这里”。28日晚间,*ST辉丰也发布公告表示未曾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协议,没出具过盘点表,公章与公司的不一致,目前仓库也没有广州浪奇的货。

同日上海证券报采访了鸿燊物流法人黄勇军,对方表示是广州浪奇主要寻求签订了一份“奇怪的”合作协议,由广州浪奇“委托”鸿燊物流出面租赁第三方仓库,但实际并支付租金也并未有货物进出,像是一个“虚拟仓库”。

现金流6年为负,还有5.6亿逾期债务

发展到现在,这5.72亿存货的真实性实在让人生疑。27日晚,深交所也火速跟发了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披露与鸿燊物流、辉丰石化具体的仓储业务开展情况,以及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对期末存货的盘点过程等信息。

原本成为“拆迁户”能够让广州浪奇有宽裕的资金规划一下未来的发展,彼时连续数日大涨也寄予着投资者同样的期望,但此后公司却似乎陷入了更为窘迫境地。

据9月24日最新的公告显示,目前广州浪奇已经收到了前三期土地补偿款12.94亿,占补偿款总额的60%,上半年公司还发行1亿元“20粤广州浪奇(疫情防控债)ZR001),再加上前期出售子公司获得的现金流,原本广州浪奇应该并不差钱。

但在去年末的文章里猫妹也曾提到,广州浪奇本身偿债能力并不乐观,今年到6月末时,公司短期流动资产中主要由37亿应收账款、12亿预付账款和16亿存货构成,账面6.47亿货币资金单看有不少,但对比的话,收到了近半数拆迁款后账面现金余额还只有上年的6成,同时短期借款增加到26.95亿,还有20.32亿应付账款及票据。

这么一来,产生逾期债务也不难理解了。据9月24日晚间公告,公司由于资金紧张还款困难,导致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冻结金额只有约257万。另外,公司于2019年出具给保华国贸和中冶化工的商业票据未能按时兑付,又形成逾期债务1.66亿。

为此深交所也下发了关注函,短短一周内,广州浪奇就接到了两封关注函。

从现金流情况来看,上半年广州浪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6.61亿,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分别净流入4249万和3.75亿,事实上,从2014年开始,公司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就一直处于大额净流出的状态,靠融资负债的增加维持到了现在。

日化产品没落,食品饮料成主要盈利来源

作为老牌日化企业,1998年广州浪奇就已登陆A股市场,但近年来随着蓝月亮等日化品牌营销力度的加强,广州浪奇的市场份额日渐流失。

2019年末时,广州浪奇营业收入达到123.98亿,但同时归母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却只有6135.59万、1115.72万,从整体趋势来看,无论是绝对值还是增速,公司都走在下坡路上,受疫情影响的上半年,公司利润进一步萎缩。

其实在洗衣液之外,近年公司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食品及饮料业务,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营收占比约84.84%,同比下降47.82%,糖业及食品、饮料零售业占比反而上升8.78%达到15.02%。

虽然化学制品及日用品零售业务占据8成以上营收,但却并不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反而因为较高的收入占比拖累了公司的毛利率。

从上半年的数据看,广州浪奇糖业及食品、饮料零售业毛利率为14.39%,而化学制品及日用品零售业毛利率却只有3%,即使其中民用产品毛利率有17%,当相比于上海家化、拉芳家化、名臣健康等同业上市公司来说,毛利率水平依然相距甚远。

从2018年起,公司就谋划收购百花香料和华糖食品以扩大自己的食品饮料业务,虽然2019年末时终止了对百花香料的收购,但华糖食品已经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

上半年在广州浪奇主要的11家控股参股公司中,只有3家实现了盈利,而华糖食品以2008.24万净利润位居第一,同期的日化产品盈利能力堪忧。(蓝鲸资本 徐晓春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