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T >

“拼盘电影”凭什么?

时间:2021-10-12 16:27:59       来源:钛媒体

文 | DataENT数娱,作者|乌鸦、Perlie,编辑|钟小宝

不出所料,刚刚过去的国庆档,中国电影市场迎来“大回春”。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在《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一超一强”的带动下,今年的国庆档总票房已破50亿,超越去年国庆档的39.67亿元,位居中国影史同档期第二。

其中,由陈凯歌、徐克、林超贤联合执导的战争史诗巨制《长津湖》势如破竹,不仅以32.03亿的票房领跑整个国庆档,更打破了包括国庆档影片单日票房、国庆档影片总票房、历史战争片总票房在内的24项纪录,占据了整个档期票房的73%,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国庆档的最大赢家;

同样,由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联合执导的“我和我的”系列的第三部作品《我和我的父辈》取得了10.55亿的票房,虽然整体不足预期,但票房表现依然稳定。

相信很多人已经注意到,近几年,中国的主旋律电影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以“我和我的”系列为代表,由多个导演联合执导的“中国特色拼盘电影”大行其道,成为了重大档期的票房灵药。

图源:网络(数据为国庆7天票房统计)

今年,由三位大导演分段执导的《长津湖》和延续“我和我的”系列风格的《我和我的父辈》共同冲击国庆档,而随着前者的大爆,“中国特色拼盘电影”迎来了一座新的里程碑。至此,数娱君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何如今“导演拼盘”模式如此盛行?

新人导演涌现促生“老带新”模式

国庆档一贯是主旋律的必争之地,从最初的单人执导走向强强联合,显然是值得深思的改变。面对今年的国庆档,大导演们的“组团”让影片的数量和类型与往年相比缩水不少,观众不禁抱怨,可选择的影片变少,影片类型单一,本来的高光档期如今变得暗淡不少。

江山代有才人出,导演界也不例外,尤其近几年,新人导演逐渐“站起来了”。

2016年起,各种新人导演扶持计划纷纷涌现——

内地有宁浩的“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黄渤的“HB+U”、贾樟柯的“添翼计划”等。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董润年的《被光抓走的人》等均是各计划所推出的电影作品。

再看香港电影圈,陈可辛导演和电影人许月珍联合,继而有了新人导演曾国祥的《七月与安生》,许宏宇的《喜欢你》。

图源:网络

越来越多的新人导演出手即王炸,让市场耳目一新。

18年文牧野凭借《我不是药神》出师告捷,不仅在非热门档期取得了30亿票房的佳绩,更一举拿下了金鸡奖、百花奖、金像奖等主流奖项,《药神》在豆瓣上也取得了9分的好成绩;19年,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以雷霆之势斩获49.34亿的票房,并将国漫的制作开创了新纪元。

新人导演在机会加身后淋漓尽致的发挥着自己的才华,老牌导演凭借自身的经验对影片把关而为新人导演保驾护航。

新人导演的涌现也给老牌导演们开启了新的电影制作模式——老带新。这种模式也为主旋律影片提供了新思路,大胆启用新人导演参与制作并与老牌导演通力协作,既为影片注入活力,又充分给予新人导演学习成长的机会和空间。

对于新人导演而言,在老牌导演的提携之外,优秀且经验丰富的制作团队也是对他们最好的辅助。以章子怡的《诗》篇章为例,其制作团队大多为《少年的你》原班人马,该团队在金鸡奖、金马奖、金像奖都有着不俗的表现。有优秀的团队做支撑,也是对新人导演在创作上的加持。

“老带新”的执导矩阵,其实从2019年的“我和我的”系列时便启用了,如《祖国》中的文牧野、《家乡》中的俞白眉、邓超。今年《父辈》不同的是,启用的新人是零经验的,章子怡和沈腾献出了导演处女作,二人的加盟吊足了观众的好奇心,在官宣导演阵容后引发一片热议。另外两位导演“吴京、徐峥”在导演身份上都有优秀作品傍身。此次的《父辈》,也可以说是对“老带新”模式的进一步创新。

大导演名人效应的三驾马车:投资、质量、票房

相比国外的“拼盘电影”,中国的“拼盘电影”在风格上具有明显的独特性。占据中国影视圈“半壁江山”的全明星阵容+任务的升级,使中国式拼盘在制作和关注度上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但要在如今的电影市场闯出一片天地,导演的号召力也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大导演坐镇不仅可以在前期率先吸引住投资人的眼光和优质的演员资源,更可以保质保量的完成拍摄任务,进而在上映后不出意外的稳坐票房头把交椅。

  • 马车一:大导演的联合是投资方的强心剂

细数投资方的顾虑,不外如下:

1.观众一再被溜而对影片失去兴趣。疫情期间,不少电影经历了定档-下线-再定档的过程。观众对影片失去兴趣,电影草草收场。如档期受疫情影响的《速度与激情9》最终内地票房为13.92亿,相比4年前《速8》的26.71亿足足少了一半。

2.影片上映延宕过长而失去时效性。电影题材具有时效性,影片迟迟不上映,其内容就失去时效性而使观众产生老掉牙的观影感,口碑下滑,票房必会被影响。例如《唐探三》便是如此。

图源:网络

3.影片题材类型的剑走偏锋和官方政策很可能产生冲突。官方政策的出台同时也约束着影视创作,如耽改的取缔,使许多待制作的IP项目胎死腹中;再如“双减政策”的出台,以教育为话题的影片不得不大改特改,上映日期又遥遥无期。

4.水涨船高的影片投资成本。如今的影视制作成本仍在不断走高,这一方面体现在花重金在后期制作上精益求精的推敲打磨;另一方面也体现在宣传和发行方面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

投资人应对捉摸不定的疫情和市场的方法不外乎:投资绝对不会出错的主旋律题材、投资大制作项目。制片方为进一步打消投资人的顾虑,不仅体现在演员阵容上,更在导演选择上加大筹码。

  • 马车2:集众多大导所长为影片质量护航

细数主旋律影片,大多是几大导演联合执导的方式。如09年的谍战片《风声》便是高群书、陈国富联合执导;《建国大业》是由韩三平、黄建新两位大导演联合执导。

主旋律电影之所以大多采取名导联合执导的模式,是因为在复杂的故事线、宏大的场面把控、庞大的演员阵容压力下,单凭一位导演是不可能完全扛下来的。多导演联合执导的模式,既用分工合作的模式保证拍摄进度的顺利开展;又将每位导演的长处融合进影片中,在各方面尽善尽美地完成影片的制作。

不难理解,《长津湖》采用联合执导模式来拍摄宏大的“长津湖战役”的原因。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表示,《长津湖》打破了导演们各自为战的模式,真正做到了各司其职、各取所长。

在他看来,《长津湖》找到了三位导演艺术创作的“最大公约数”,如果换作一个导演拍摄,可能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图源:网络

在入朝之前列车上的群像戏,便由陈凯歌掌镜,上一秒还在插科打诨,在下一秒看到车外的长城集体都安静的行注目礼。既展现了军人们在生活中的说笑戏谑,也表现了军人们在面对国家时的敬畏和对战友的珍视,由此,影片中的军人才不是课本上扁平的英雄,而是有血有肉的中国人。

在雪地场面和高潮动作戏中,徐克一如既往的延续了他精益求精和多变生动的风格。比如在炸坦克、雪地埋伏片段,采用远景长镜头对环境进行交代,便是给观众全局视角,以达到对影片的连贯感受。

林超贤也将他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在近身搏斗的动作戏和坦克冲毁房屋的部分,他都延续了其一贯的真实、紧张、刺激。动作戏上对人物面部的特写和对搏斗节奏的把控,都提升了影片的观感效果。

  • 马车3——大导长期累积的票房效应

现今电影行业的大导演们,都有自己成熟的全流程制作团队和高质量的剧本资源,加之多年来在行业内摸爬滚打的经验,早就用一部部独具个人风格的作品赢得了观众的口碑和市场的认可。在时间的积累下,大导演们成熟的功底和迥异的风格,也有了相对固定的观众群。

比如张艺谋对于光影和镜头美感的把控;陈凯歌对于宏大背景和人物调性的精准定位;徐克多变诡谲的叙事方法;林超贤对战争场面的极致刻画……每位导演在拥有其固定影迷的基础上也通过不断积累的口碑赢得了观众们的信任,这便是市场上最难得的资源——一呼百应的票房号召力。

拼盘电影的方式有效的分解了导演对于票房的压力,拼盘电影通过每位导演在不同受众群体中的号召力,自然聚合观众。

图源:猫眼票房数据

今年国庆档的两部主旋律影片,便是资方出于对全局的考量应运而生的作品。《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一来有大导演坐镇,二来有一众的实力演员加持,如易烊千玺粉丝在《长津湖》上映期间组织的包场活动,在票房上即便不能赚的盆满锅满但起码能入股不亏。

图源:微博

亟待突破,“拼盘电影”依然存在痼疾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拼盘电影”并非“万金油”,本身也有着不小的风险。就目前的票房来看,《长津湖》和《父辈》虽然乍看之下收益颇丰,但值得推敲的是,今年国庆档45.7元的平均票价与往年国庆档(19年、20年国庆档平均票价在35~38元之间)相比不止上了一个台阶。

这就反映出,在票房总数相对稳定的前提下,实际的观影人次是在减少的。有数据显示,今年国庆档的观影人次的6600万,与去年的7300万人次相比,足足下降了700万。另据猫眼专业版的最新预测,《父辈》的最终票房或许会止步在14亿,相比前作近乎折半。

由此可见,对于“拼盘电影”的模式,已经有观众产生了审美疲劳。目前看来,其尚待突破的痼疾并不少。

例如在《长津湖》中,有些部分的剧情略显单薄,如对伍百里牺牲交代的不清不楚;人物形象稍显扁平不够丰满,如对毛岸英人物塑造的一带而过;高潮点的堆叠使影片主次混乱、重点模糊,密集的战争场面使“雷公牺牲”高潮情节的感染力减弱。

再来看《我和我的父辈》,其问题在于单元式的固有弊端:强烈的拼凑感、过大的割裂感、生硬的过度感,与其说是一部电影,不如说是若干小品的汇集。影片舍去的过渡部分,它在基本的承上启下外,更可以达到升华影片主题的效果。例如可以采用化抽象为具象、以小见大以点带面等方式,并在各单元中植入同一个固定意象等方式来归拢各单元。

对于《父辈》甚至有观众表示:“对于这个系列在以后我不会再去看了,落差太大”,可见如果再不做出改变就很难挽回观众。这也要求制片团队既要对导演和故事的选择更谨慎新颖,也要理顺连贯各单元故事,不然总有一天会变成各单元自说自话的“四不像”。

图源:微博

此外,想要在多位大导演的不同风格中斡旋也绝非易事。要知道,集结多位导演不仅需要大量的资源支持,协调分工、统一风格等也都是“大工程”,如果没有一个经验极为丰富的制片人或监制坐镇很难成形。此前,黄建新、张一白、宁浩、管虎都曾在“拼盘电影”中担任过此类角色。

这次《长津湖》之所以能在在市场上引起如此热烈的反响,是因为由中宣部和国家电影局直接推动,北京市立项并大力支持,是中国电影史上投资规模、制作规模最大的电影,光是片尾银幕上的演职员名单就有1.2万人。

即便如此,在实际拍摄时,《长津湖》的监制黄建新依然要负责三个剧组的统筹协调,不管是前期筹备、拍摄片场,还是电影后期,他都要亲力亲为。像是剧组只有二十几辆坦克,允许炸几辆,什么时候炸,要统筹部门,算完了给出一个时间表。

于冬还提到,黄建新在几个剧组当中还要查漏补缺,去补拍一些戏。因为提到长津湖战役,一定会提到新中国第一位特等功臣和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所以黄建新带着八一厂的宁海强导演,拍摄了杨根思在长津湖用生命守护阵地的3分钟战争戏。

图源:网络

《长津湖》之所以能取得如今的成绩,工作人员在背后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导演拼盘电影”的难度可见一斑。

说到底,“中国特色拼盘电影”是在国外“拼盘电影”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目前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联合执导和拼盘电影的模式固然为电影的制作提供保障,但是想要真正制作出精品还是要立足于两个基准点——人和故事。否则再多花哨的技法也只是纸老虎,终是敌不过时间的选择。

我们并不是对国产电影过于苛刻的一味指谪,而是一直抱有期待,正因尚有缺憾和不足,才会在接下来的作品中不断地裨补阙漏而有所广益。

毕竟,在未来,不管风向如何变化,“主旋律”一定会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主流。在这个层面上说,结合电影行业精英人才之力,众志成城的“中国特色拼盘电影”依然会在市场上拥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