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届上影节金爵奖评委见面会在上海展开

时间:2019-06-17 09:06:35       来源:界面新闻

2019年6月16日,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评委见面会在上海展开。本届金爵奖主竞赛单元部分,主竞赛评委会主席土耳其导演努里·比格·锡兰,评委墨西哥制片人尼古拉斯·塞利斯、俄罗斯导演小阿列克谢·日耳曼、 中国演员王景春、意大利导演保罗·杰诺维塞、印度导演拉吉库马尔·希拉尼、中国演员赵涛全体出席。动画单元部分,评委会主席爱尔兰导演汤姆·摩尔、蒙古导演米格莫·索德诺皮、中国制片人高薇华出席。纪录片单元部分,评委会主席俄罗斯导演维克多·科萨科夫斯基、荷兰制片人伊莎贝尔·费南德兹、中国纪录电影研究者林旭东出席见面会。

主竞赛评委会主席努里·比格·锡兰表示自己非常喜欢中国文化,“我对中国文化非常感兴趣。我看到我们两国之间的文化有很多相似之处。我想看到最真实的中国。我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始于电影,特别是贾樟柯的电影,我非常喜欢。我们都是在自己的家乡做电影,我一直在关注他的作品。我非常荣幸能担任金爵奖评委。”他也非常认同上海电影节对上海的重要性,“电影节对城市非常重要。伊斯坦布尔电影节刚刚创立的时候,我认为没有这个电影节我成为不了导演,它改变了我人生的一切。有了电影节,观众能观赏到不同类型的电影。可能一开始会不喜欢某些类型的电影,但未来会慢慢地改变。总看某几种类型的电影太单调了,电影节能带来多样性,对任何人来说都非常重要。电影节真的能改变观众、改变参与者,改变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

作为主竞赛评委之一,赵涛也很欣喜看到中国女性电影人的成长,“这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总共有3部华语片入围,2部是女性导演的作品。我非常开心,因为在整个电影工作里男性更多的,能看到2名女导演参赛很开心。我期待中国电影有好的成绩。上海电影节是国际电影节,我们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艺术的标准。我相信三部中国电影,都能够在国际性艺术评判下,达到最终的目标。”

主竞赛评委、印度导演、编剧拉吉库马尔·希拉尼,也看到中国电影市场的潜力,有考虑与中国电影人合拍,“我非常荣幸能来到中国,非常高兴能评选来自全球的作品。我之前有些片子在中国比在印度更加成功,我也非常希望中国人能继续热爱电影。我想在某个时间进行中印合拍。在印度有很多同行在考虑合拍,不过最终能不能拍,还要看剧本,等我有了好的剧本,而且中印两国的艺术家都感兴趣的时候,我就会考虑在中国拍片。”

另一位主竞赛评委保罗·杰诺维塞也讲述了自己的评判标准,“我非常荣幸能来到这里,了解中国的电影行业。非常感谢中国电影人接受中国电影。我非常喜欢中国的观众,很高兴能跟优秀的评委一起分享经验。我评判电影的标准,在每次电影节都不一样,因为每次都需要与所有成员的评判标准进行妥协,所以我们评委之间会有讨论,会进行调和。我自己喜欢的是,有高概念、有非常强的视角,来讲特别的群体的人的故事。”

在动画单元,评委会主席汤姆·摩尔导演看重故事与技巧之间的平衡,“我们专注于故事和技巧。在动画作品中,技术可能会喧宾夺主,我们希望找到技术和故事中能够平衡的美丽动画片。今年的动画片是在世界上是领先水平,也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动画反应中国的历史。我们看到主视觉是大闹天宫,我看到了很多作品反映本国文化,我也期待中国动画展现中国的元素,而不是模仿其他的作品。大家也知道中国有很多原创的电影产品。”

动画单元评委米格莫·索德诺皮林也期待娱乐性与艺术性兼具的作品,“22年前,我是参与了电影节,我在上海做了一个动画片。我非常高兴能在22年后再次来到上海,我非常期待我们将评审的动画片,我希望看到表达最完美的、形象最好的,最具有娱乐性和艺术性的作品,希望大家都喜欢我们评选出来的作品。”

纪录片单元评委会主席维克多·科萨科夫斯基更加注重艺术的表现形式,“作为评委,我们三位有不同的观点,我们也会有相同的共识。肯定会有争执,但我们一致想找到非常美、有才华、高质量的作品。担任评委会有很多问题和挑战,每个人都有自己观点,我们应该反映现实问题,还是追求电影效果呢?可能有的很有才会,但没有反应现实尖锐问题。可能有的只反应现实尖锐问题,但没有才华,都需要去平衡。我个人想法,我们要注重艺术的表现形式,因为我们不是新闻作品。艺术的历史很悠久,有很多多样性,人们都知道怎么讲故事,人们可能不知道的是,视觉艺术不是讲故事的,是展现故事的。电影不是讲故事,是让你看故事,主要用摄影机带着观众走。纪录片一定要讲大问题、大人物、大话题吗?纪录片不用讲这些话题,电影就是讲虚无。大问题会随着时间消亡,一切都会转瞬即逝,一切大问题未来都会微不足道,唯一不会消失的是艺术。”

作为纪录片单元的评委,林旭东也表达了他对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祝福,“这三年来,看到上海国际电影节纪录片单元越来越好,非常高兴。纪录片是最基本的电影表达方式,是衡量国家文化水准的一个标准,上海国际电影节开辟纪录片单元,是非常有战略眼光的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