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T >

五年对赌6.75亿,华谊如何拯救华谊?

时间:2020-09-15 15:48:39       来源:千寻专栏 侃见财经

在华谊保壳最关键的一年里,疫情“冰封”了整个行业,电影院停工的180多个日子里,电影行业上下游基本“颗粒无收”。

在谷底的好处就是,不管朝哪个方向都是向上。华谊想要在今年下半年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行业的回暖以及好的作品卖座至关重要。

8月2日,有媒体率先披露,华谊新片《八佰》将于8月21日上映。多位院线高管表示,这部戏的提前上映极大的刺激了观影市场,预计票房将会超过15亿元。

受此消息影响,华谊兄弟8月3日直接一字涨停板。

随后,电影《八佰》片方通过其官方微博回应:“尚未下发任何发行通知,感谢关注与支持”!

资本市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舆论导向下,乘风飞翔的企业,也可能堕入深渊。

任正非年轻时曾说过:“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要活下去只有超越!”

秉承这样的信念,华为从深圳的民房起家,一路如履薄冰,先走向了全国,最后走向了全球。尽管它曾差点被摩托罗拉收购,尽管它现在依旧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局。

永远有一个“B计划”,永远不把希望孤注到一件事情上,这是我们从华为身上得到的经验。

论因果,实际上华谊的苦难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如果要追溯,那么华谊今天的果可能从影视部成立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选择了冯小刚,选择了华谊辉煌的起点,但很可惜没能有一个完美的终点。

从1998年投资冯小刚的《没完没了》、姜文的《鬼子来了》开始,华谊踏着时代的步伐一路顺风顺水。

2005年,华谊成立了华谊兄弟传媒集团,在传媒产业、投资及运营电影、电视剧、经济艺人、唱片、娱乐营销,等领域多点开花。

比起上述的领域,让人最为津津乐道的就是冯小刚开创了华语影片的“贺岁档”,这一举措直接让华谊电影在市场称霸了十几年。

对冯小刚的依赖越强,华谊兄弟本身的风险就越大。

华谊上市时,招股书上就曾这样写到:“公司对冯小刚团队有一定的依赖性”。

过去的22年里,华谊兄弟出品的包括《手机》、《天下无贼》、《集结号》、《非诚勿扰》系列、《功夫之王》、《风声》、《唐山大地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画皮2》、《十二生肖》、《西游降魔篇》、《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私人订制》、《老炮儿》、《芳华》这些叫的上号的电影,有一半都是出自于冯小刚之手。

虽然有些电影叫好不叫座或者不叫好也不叫座,但完全没有影响冯小刚在华谊公司的地位。

尤其是当马云看完了《一九四二》之后,评价到:“这部电影真是好电影,我们绝不能因为对历史难过而对历史转过头去,所以看到这些电影,让你去思考未来才是最关键的,尽管这部电影我听说票房不咋地,但我作为华谊兄弟的副董事长,我深以为傲。电影要表达的不仅仅是票房,而是电影背后的东西,这是我投资电影最大的理想”。

2013年,马云卸任华谊兄弟副董事长一职,中国电影市场随即迎来了“IP”时代。

为了能把冯小刚等一众明星紧紧的绑在华谊的战车上,王中军在2015年底的时候以10.5亿现金收购东阳美拉股东冯小刚、陆国强合计持有的70%股权。当时,东阳拉美仅仅是一个成立了两个月的空壳公司,双方一共签订了5年总计6.75亿元的对赌协议。

选择和明星深度捆绑的那一刻起,它的命运就如同一艘驶向大洋的船,好坏只能看“天”的脸色。

这笔收购完成不到一年,市场风云突变,华谊想靠捆绑明星再攀高峰的想法落空,彼时华谊另外的支柱项目——对外投资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股市的下跌让质押了90%以上的王中军、王中磊兄弟财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借钱、还债成了王中军2018年、2019年的主旋律。

为了保证华谊兄弟能够平稳运行,王中军甚至不惜卖画求“生”。

今年如果华谊兄弟还不能扭亏为盈,那么它面对的可能是退市的命运。

按华谊披露的一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华谊净亏损为1.434亿元。照目前上半年的情况,大概率上半年依旧是亏损的。

现在华谊必须紧紧的抓住一些稻草,包括这部投了5.5亿的《八佰》。

今年,华谊已经向阿里、腾讯等公司预计发行8.24亿新股,融资20多亿。如果《八佰》今年能够上映,市场给的预估票房为15亿。

如果完全按照剧本进行,届时华谊将能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千寻专栏 侃见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