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T >

小鹏汽车IPO只差“临门一脚”?上市也许只是拿到了入场券

时间:2020-09-15 15:50:33       来源:千寻专栏 锌刻度

或许是理想汽车赴美上市首日大涨43.13%的消息,让小鹏汽车不自觉加快了IPO的步伐。

2020年8月3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小鹏汽车获得超过3亿美元的融资,领投的是阿里巴巴,卡塔尔主权基金等也参与投资,而在7月20日其刚宣布签署了C +轮近5亿美元融资协议,主要投资方为 Aspex、Coatue、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

两次融资,相差不到半个月。

小鹏汽车密集融资的背后有何深意?难道小鹏汽车IPO只欠“临门一脚”?

半个月两轮融资,小鹏差的不是钱?

“小鹏汽车确实有IPO计划,我们对在海外或国内上市持开放态度。”2·019年3月,何小鹏首次坦承有上市的计划。

之后,对其欲上市的多次传闻,小鹏汽车官方回应:“我们不会评论市场传言。小鹏汽车会密切关注资本市场的发展动态,以把握有利企业发展的融资机会。”

这次相差不到半个月的再融资行为,似乎进一步坐实了小鹏汽车IPO的可能。

风投人士Vesting告诉锌刻度:“这就是我们所谓的pre-IPO轮融资,承担的风险较前几轮投资者相对较小,毕竟能看到的上市确定性最高,这也是很多成熟PE喜欢做的投资。因此,pre-IPO轮融资在资本市场并不鲜见,往往就意味着公司已经来到资本市场大门的边缘,只欠‘临门一脚’了。”

Vesting举例指出,在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前夕,也就是6月下旬,曾获得5.5亿美元的D轮融资,其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则跟投剩余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元。

眼下,小鹏汽车略为密集的融资,除了预示其IPO临近,还有另外一层意义。

“多数海外中小投资者对中国公司的了解有限,不得不从招股说明书中消除陌生感,pre-IPO轮融资恰好可以修饰业绩表,特别是改善公司的现金流,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从而减轻上市阻力。”Vesting表示,理想汽车IPO前夕,账面的整体现金流约为10.37亿美元,给资本市场留下“不差钱”的印象,“一个衣衫褴褛,一个衣冠楚楚,哪个找你借钱你愿意借?”

特别是在新能源汽车销售寒冬之下,这个印象尤为重要。

据国内乘用车联席会的统计,新能源汽车销量已连续12月同比下跌,其中2020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总批发量为32.86万辆,同比下降38.61%。

从这个细节来看,小鹏汽车在短时间内总共融资8亿美元左右,或可效仿理想汽车,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招股说明书中的业绩表,进而增加资本市场对其未来的信心。

“这个寒冬并不可怕,春天并不远。”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称。

之于资本,新能源汽车还有哪些想象空间?

不过,也有不同的意见。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在pre-IPO的背景下,资金已经不是最关注的东西了,股东的背书、对企业业务发展的协同性、联动性,提升企业成长性空间和上市后估值水平,才是在这一轮融资的主要目的。”

刘旭凌认为,阿里巴巴对小鹏汽车的认可更为重要,往往可以增厚资本市场的信任,“理想汽车可以这么快上市,美团的助攻功不可没,对小鹏汽车而言亦是如此。”

除了确定性较强之外,阿里巴巴领投或另有深意。

毕马威中国合伙人吴剑林曾有言:“新能源车企需要大量的资金流,没有几十亿元到一百亿人民币是造不了车的,甚至是要两百亿人民币以上,巨大的资金量需求很难容下非常多的公司,最后一定是趋于向头部公司靠拢。”

换而言之,资本对新能源造车越来越趋于谨慎,这或推动长尾逐步退出,资源逐步向头部倾斜,对此美团创始人王兴的预言是:“未来造车新势力仅能存活3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和小鹏”。

此背景下,腾讯力挺蔚来汽车,今年以来不断增持蔚来汽车的股票,而美团成为理想汽车的关键先生,两者都在发力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卡位战。

而据某企业信用查询平台显示,小鹏汽车迄今为止展开了11轮融资,阿里巴巴之前参与了A+轮与B轮融资,时间要追溯到2018年1月29日,这意味着阿里巴巴在小鹏汽车身上投入空白了两年多之久。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造车新势力分化愈加明显,呈现三足鼎立的趋势,正是互联网巨头跑马圈地的好时机。”

不过,刘旭凌表示这只是表象。

“在新能源企业未来的路径进化来看,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大数据、与各种生活场景的融合,是需要互联网大佬参与的,而阿里巴巴、腾讯都有自己的AI团队,都有投资或参与自动驾驶的研发,大数据和其他消费场景更不必说了。”刘旭凌认为互联网巨头瞄准的是智能汽车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以及未来的成长想象空间,“总之就是各有所需,并非单纯的抱大腿。”

野望之下,逃不开难解的焦虑

这么看小鹏汽车IPO似乎已无悬念,但上市只相当于拿到晋级资格,未来仍有更多考验等待着何小鹏。

之前,王兴提出新能源汽车有三道坎:第一道坎为累计生产汽车过万,目前有五家达到了;第二道坎为单季交付过万;第三道坎为单月交付过万。照此标准,小鹏汽车已迈过第一道坎,正在向第二道坎挺进,然而这一步对小鹏汽车而言大不易。

首先,小鹏G3卖不动了。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小鹏G3销量为4202辆,同比下滑56.2%,更为糟糕的是4~6月的销量呈现逐月下滑的趋势,倘若趋势不改恐难以达到2019年全年销量16608辆的高度。

小鹏G3销量呈现逐月下滑的趋势

究其原因,与口碑垮掉有莫大的关系。

小鹏G3的打法是烙上特斯拉的印记,但走的是10万+的路线,从而不与特斯拉的正面交锋,寻求差异化生存之道。

但据AI财经社报道,曾有小鹏G3车主因方向盘、底盘、减震、前机器盖等部件异响情况而维权。负面话题引发消费者的担忧,在新能源汽车寒冬之下,激烈的竞争自然令口碑不佳的小鹏G3销售艰难。

其次,小鹏P7能否破圈尚不明朗。

有市场人士称,造车新势力第一款量产车相当于入场券,第二款量产车才是检验市场信任的试金石,当小鹏G3后继乏力之余,小鹏P7就被寄以厚望。

不过,小鹏P7二三十万的定价与国产特斯拉Model 3重叠。

“我们的车比他们好多了,为什么不打?我们目前的销售非常好,所以我完全不会考虑说特斯拉品牌强,我觉得品牌强得也有限。”面对外界质疑,何小鹏如是说。

不可否认,小鹏汽车渴望上跃,切入新能源汽车的主战场,与国产特斯拉Model 3、未来E6、比亚迪汉等一决高下,从而抓取突围的方向,至于这个打法能否得到市场认可仍有待观察。

上述问题,不是上市就可轻易解决的,小鹏汽车想广交“鹏友”,仍需苦练内功。

(千寻专栏 锌刻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