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T >

B站把社区氛围交给风纪委员这四年

时间:2021-10-19 17:09:26       来源:钛媒体

文|科技复联汪,作者|风千语

2017年6月,B站正式成立风纪委员会。

4年过去,风纪委员们多番迭代,评价机制升级,一路见证着B站整改、上市、出圈,摒弃小破站的title晋级UGC大站。

成为风纪委员需要满足3个条件:会员等级≥Lv4,90天内无违规以及实名认证。入门并不难,难的是入门以后的任务执行。

一些系统无法判定或识别的不良内容,就会交由风纪委员进行众裁决议,以判定该弹幕(评论)需要被删除或发言者需要被禁言。

2021年8月30日,B站再次对风纪委员系统进行了升级。新风纪委任务的意义,不再是通过投票对单条内容直接做出封禁或删除的处理。而是通过票选优质内容和不良内容,营造友好和谐的社区氛围。

难度在升级,因为社区氛围的友好优质与否,并不像违规言论那样有较为明显的尺度和边界。一些言论可能并不违规,但是于提升社区氛围无意义,更多言论需要深入了解前后文与视频内容才能判断它的存在是否友好。

在B站官方成立的社区氛围提升工作组里提问:「你认为哪类弹幕或评论不好评判?」

收到的回答种类较多,如:刷梗的,吵架吵急眼的,没看视频就抹黑up主…

以上述三个类型为例,频繁刷梗的确影响氛围,但造梗大站不刷梗几乎不可能;评论区讨论有关主题的事并无不妥,只是气氛走向有时候只是一个语气词的事;抹黑up主更加属于主观评判范围,尤其当风纪委员是某位up主粉丝。

小众社区不需要花太多精力进行社区氛围维护,B站早已不小众。风纪委员工作难度升级的背后,是整个B站在破圈以后无法挽回的社区氛围缺失。

弹幕由交流窗口转变为情绪出口。表面上看,一切都是B站破圈必须要做出的牺牲,实际上失去了社区氛围的B站不仅无法再获得快速的用户增长,很快也要步其他视频平台的后尘。

正是社区使得B站与众不同,损坏社区也就损坏了B站与众不同的基因。

01 YouTube,一个错误的类比

4年可以做什么?对于B站来说,4年就只有两个字:扩张。组建电竞俱乐部,推出电商业务,上线up主激励计划,下架大批海外剧,得到腾讯、阿里巴巴投资,拿下《英雄联盟》总决赛三年直播合约,上市,拜年祭升级……很多大事都发生在过去四年。

根据B站最新财报数据,站内月活已达2.37亿,去年,陈睿敲定了2023年内达到4亿的用户增长目标,与当前爱优腾的月活差不多。这个目标不知是否参考了爱优腾的数据,同为视频平台,B站一直都在努力将自己与传统的几个视频大站区分开来。

这种区分是相当成功的,反映到市值,即便缩水一半后还是远在爱奇艺之上。借着中国YouTube的美名,B站的国际身份已经阐释完。只是——弹幕,拿什么来阐释你?

YouTube没有弹幕,除了中日两个国家流行弹幕网站,其他很多国家几乎不能理解一边看视频一边看弹幕的形式。如果B站在上市之初给西方资本市场讲的是另一个故事,与社区氛围和弹幕有关,应该难以获得后来的估值,尽管在不少用户那儿,弹幕正是选择B站看视频的理由。

弹幕本质上是一种社交需求,一种在观众找不到朋友共赏佳片时,还能和网友跨时空交流的神器。它比在网上写评论更加不用负责任,隐藏ID之后可以大胆袒露心声。

弹幕其实也是一种评论,一种轰炸式的评论,由不得你拒绝。和选择更自由的评论区不同,一旦观众打开弹幕,全世界的爱恨情仇都要把你来操控。在人际社交上偏内向甚至别扭的东亚文化圈,用户可能需要的就是这种有些被动的交流氛围。

YouTube的侧边聊天室和评论区已经能够满足大多数人对社交的需求,弹幕的存在就有些多余。

语言文字属性可能也是决定弹幕盛行与否的因素之一,汉字这类表意文字更依赖视觉解读,而英文等表音文字更依赖听觉解读。日文则为表音+表意结合,niconico虽发明了弹幕,但niconico在日本远不如B站在国内那么火。

另外一个因素是信息熵的差异(这一点完全可以讨论,纯属猜测)。信息熵是一个对信息量进行量化度量的概念,简单来说就是用数学语言阐释概率与信息冗余的关系。

单个汉字的信息熵为9.56,单个英文字母的信息熵为3.9,单个汉字所含的信息量要高于英文字母。汉语字少话多,充分满足网友们强烈的自我表达诉求。yyds、xswl等字幕缩写虽用的不是中文,其内涵却仍是中文,所以不存在信息熵降低的问题。

理论上YouTube可以根据语言分区来设置弹幕功能,但考虑到成本和收益问题,以后应该也不太可能出现弹幕功能。

YouTube与多数视频网站一样,收益主要来源有三:会员、广告和TV服务。反观B站,无论会员还是广告短时间内都不足以担当营收大任。为了不破坏用户体验,B站还要继续维持5%这个较低的广告加载率。

2021年Q2数据显示,B站广告收入增幅47%,即3.4亿。再看投入方面,Q2仅市场费用就增加了4亿,Q1为10亿,Q2为14亿,前者拉新2100w,后者拉新1400w。投入在增加,拉新成本也在增加。

其实对于任何一个月活已经超过2亿的内容平台来说,再要实现大规模的用户增长非常难,所以B站把视线放到了三线及以下城市。

现在的B站更像知乎、抖快、微博及爱优腾的某部分合体,不见得是个坏现象,至少说明B站在努力尝试不同的商业模式。

尽管弹幕已经变味,但弹幕依然是现在最直观能够说明B站和其他站不同的重要依据。没有弹幕的B站没有灵魂,所以B站需要花时间去维护社区氛围,也只有B站可以做到号召大批风纪委员参与社区治理。

风纪委员的酬劳是积分,积分可以兑换周边,仅此而已。

在调动用户积极性上,其他平台望尘莫及,如腾讯视频还得设置专门的弹幕运营岗进行招聘。

B站不需要特意招聘这样的岗位,可能是觉得风纪委员和热心群众已经足以完成整个社区氛围的运营。

事实上,风纪委员的任务执行越来越像AI深度学习背后的喂图工具人,只负责筛选和贴标签。对其他用户而言,举报则是一项更加容易滥用的功能,他们不对社区氛围的导向负责,只在觉得氛围变差时出门左转。B站知道弹幕很重要,仅限于知道。

“该弹幕氛围是否合适”实在是一个无法量化的感性问题,无法拟出一套十分精细的标准。机器不知道怎么判断,人类只能通过主观判断。

上图来自风纪委员会的一道判断题,请判断弹幕氛围如何:好、普通、差以及无法判断。参与投票人数501人,认为好的有232人,占46%;认为普通的有241人,占47.8%;认为差的有24人,占4.8%,还有4%则选的无法判断。

以上图案子为例,认为弹幕氛围好与普通的人相差不大,都在47%左右。比起一些系统明确规定不应出现的评论消息,判断好与普通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即便风纪委员会筛选出了氛围更加良好的弹幕,也没有办法推行下去。

弹幕和评论只要不违规,平台就无法做出太多干涉。

这套机制映照着B站在前进道路上的迷茫,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唯一心知肚明的东西是弹幕不可抛弃。

B站也不再追求讲YouTube的故事,但除了YouTube,它又找不到更简单粗暴的类比。弹幕原是立身之本,却有成绊脚石之势。

02 不存在好的弹幕标准

[email protected],特意做了一期视频谈自己的感受,其中一句话道明了弹幕氛围一去不返的深层原因。

“内容可以整改,可是人心呢?”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打开B站的视频总是能看到“关弹幕保智商”的提示,如果只是为了看个视频,大家不是非B站不可,选B站就是因为有趣的弹幕。

“我离不开B站就是因为这群沙雕网友啊。”

如上所言,内容和番剧从来不是B站的镇站之宝,氛围才是。而氛围又是一种只有在人少时才更容易维护的东西,人一多就容易乌烟瘴气。

随着用户量的增加,弹幕氛围变得戾气越来越重,本可以友好讨论的命题,随时可以成为吵架引战的导火索。发出不和谐弹幕的人,只要不二刷基本不会看见其他回复或评论,这就意味着用户在发言时基本不用考虑到反馈问题。

饶是知乎的匿名功能,作者本人也能看到网友的评价和回复,躲在面具背后还是能感受到世界的爱恨。唯独弹幕是一种单向箭头的情绪宣泄,宁负所有人,不负自己。

如果在B站有观看过电竞赛事直播,对弹幕的戾气氛围应该感受更深,开口闭口小学生,诋毁不同战队,甚至问候全家老小,其氛围之热烈堪比明星演唱会。

爱优腾也有弹幕,并且氛围恶劣程度比之B站不相上下,但是没有人会因为弹幕氛围差而指责它们,因为它们并不靠弹幕赢用户和口碑。对于爱奇艺等视频平台来说,弹幕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东西,没有也能活下去,有当然更好。

B站如果没有弹幕将失去所有竞争力,论财力比不过腾讯视频,论自制能力差爱奇艺一截,论版权所有量则在大部分视频平台之下。

尽管现在的资本氛围大家已经不愿意提及“社区”二字,因为“社区”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暂时赚不了钱,但B站心知肚明,社区氛围就是它最大的资本,自己需要在还没步微博后尘之时寻找挽救之法。

随着风纪委员的工作由“判断封删与否”到“判断氛围如何”,社区氛围工作组对新成员的公告也改为了:

#本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探究“为什么这条弹幕有很多人点赞”,从而能够得到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好的弹幕的标准”这个标准是可以量化学习的。#最后可能的效果是:你在一个视频里发出一条弹幕的时候,我们就能预测它是一个好的弹幕,更前置地让好的弹幕有更多曝光,打压坏的内容,甚至减少平庸内容。

B站急于寻找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标准,筛选出能够获得高赞的弹幕前置曝光,进而减少平庸内容。

这种愿望非常天真,好比应试作文,尽管一千个学生有一千种思维,但语文老师和教参书籍还是能为你总结出一套差强人意的模板来。重点是这种模板毫不生动,除了考试没有任何用。

社区氛围不是应试,用户言论因视频内容不同也会出现完全不同的效果。炮姐经典弹幕“你指间跃动的电光,是我此生不灭的信仰,唯我超电磁炮永世长存”,发到皮卡丘的视频下就很ky。

为什么一条弹幕有很多人点赞?答案可能是千奇百怪的,甚至并非平台想要的。排在热搜第一位的未必就是大家最关心的,也许只是它出现的时机合适,从而得到了更多的流量。

同理,一条弹幕点赞的人很多,不见得因为弹幕内容本身质量高,很可能是因为弹幕出现在了视频的开头或者其他高潮部分。

所谓好的弹幕标准只存在于想象中,不同人群所喜欢的弹幕并不一定相同,尤其在B站用户愈加多元化的今天,很多业务应该都很难找到一套非常适用的标准。

想把不同用户围在各自的圈里,就不该奢望能用一套好的标准去一统弹幕。比起什么是好的弹幕,B站更应该操心的是,如果做不好社区,它还能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