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未名集团多地“画饼”后项目建设缓慢

时间:2019-10-17 11:26:1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100亿元、120亿元、200亿元……在全国多个三四线城市,近年来出现了一家大手笔投资的“金主”——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名集团),这家名头响亮的企业带来的也多是时下热门的大健康、生物科技类项目。

取名自闻名的北大未名湖,官网称乃“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但未名集团实控人是间接持有公司54.6%股权的董事长潘爱华,“北大教授”则是他频繁被提及的另一个重要头衔。在未名集团多个项目上,北大校旗还与未名集团的旗帜一起被悬挂在显著位置。北京大学方面作为参股方,通过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未名集团40%股权,并期待着资产的增值保值。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去年至今,未名集团及数家子公司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其中甚至包括对小贷公司支付不能履行的情形。公司在河北、安徽等地动辄宣传总投资上百亿的项目规模宏大,近年已出现工程长期停滞、停工的情况。此外,潘爱华本人也被法院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这些迹象都表明,未名集团当前的资金状况似乎十分紧张。

区县里的百亿“金主”

北京大学,莘莘学子的向往,未名湖畔四季游客如织。

未名集团,就起家于这所国内顶尖学府内。据其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1992年,是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主要从事生物经济体系的建立和生物经济产业的发展,重点投资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能源、生物环保、生物服务、生物智造六大领域。集团旗下有一家上市公司未名医药(002581,SZ)截至今年6月30日,未名医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7.88亿元,其中未名集团持有未名医药26.86%股权。但事实上,通过借壳万昌科技上市的未名医药,在整个未名集团的版图中,所占规模比例并不算高。

据北京大学官网,未名集团最早是以北大生命科学学院为依托建立。未名集团官网则显示,公司前身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公司于1992年建立,公司三位创始人中就包括潘爱华。

2004年,未名集团完成改制工作。近年,公司将自身定位为“世界生物经济策源地”。官网上的一张未名集团基地分布图显示,其已在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天津等共计15个省级行政区建立基地,规模宏大。旗下项目,则包括北京北大生物城、合肥半汤生物经济实验区、保定通天河生物经济示范区、长沙未名前沿科技园等。从这些项目名称可看出,未名集团在全国多地布局的大多是各类产业园区。这些产业园,遵循的是未名集团“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引领发展”的发展思路,其中多个项目号称建成后产值将达千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公开信息进行不完全统计,2010年后,未名集团及子公司在全国多地的项目累计计划投资额近1000亿元。而这些项目,大多集中在三四线城市新设立的开发区,或者成为某个县城里的“一号工程”。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各地媒体对当地政府与未名集团签约的报道还发现,未名集团在各地开发的各类“生物经济示范区”“健康产业园”等园区,部分含有“酒店及会议中心”“健康养老”“人才公寓”等配套设施。这些设施,更偏于传统意义上的房地产开发。而生物科技项目中涉及的一些如CAR-T细胞治疗等前沿布局,因国家相关政策尚未放开,目前全国范围内都很难产业化和商业化。

多地“画饼”后项目建设缓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前述宣称投资上百亿的部分项目,在签约后,有的甚至连一锹土都没挖便没了下文。

长春未名生物经济示范区就是其中之一。《长春日报》曾报道,2016年12月,长春新区管委会与未名集团签约,由未名集团投资约200亿元建设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的长春未名生物经济示范区。按当时的报道,项目原本在2017年春季开始动工。

后来,针对该项目便没了更多官方披露信息。近期,记者前往未名集团在长春的办公场地时,被物业告知该公司已在今年4月退租。

“现在项目已经推进不下去了。”长春高新区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其介绍,当地与未名集团签的仅仅是一份框架协议,而未名集团希望长春高新区能够对照安徽巢湖的标准,给予公司一些政策优惠,双方最终没能达成一致。

未名集团在山东济南的项目签约后推进似乎也不顺利。据《齐鲁晚报》报道,济南市章丘区曾在2018年5月与未名集团签约,将共建北大未名(山东)生物科技城。“项目现在暂缓,北大未名正在寻找合作方。”章丘区投资促进局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但其没有透露项目暂缓的具体原因。

未名集团官网信息称,公司计划在2020年前全部建成的千亿级产业园共三个,分别为合肥半汤未名生物医药产业园、保定通天河未名生物经济产业园、北戴河未名生命健康产业园;并将在2030年分别达到年千亿产值目标。

这三大产业园实际建设情况又如何?8月,记者进行了探访。

2013年,未名集团与合肥巢湖经开区(后改名为安徽巢湖经济开发区)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2014年8月,占地1532.12亩的安徽未名项目一期开工,并在2016年4月建成。今年8月,记者在当地采访发现,该项目已经竣工40个月的厂房却基本停留在当初落成的状态,而二期工程在2017年4月奠基后便没了下文。

2015年8月,未名集团与河北秦皇岛北戴河新区签约,双方随后共同出资3亿元成立了秦皇岛未名健康城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开发北戴河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内的国际健康城。根据此前约定,双方将在2至3年内完成1平方公里的开发、4至5年内完成5平方公里的开发。该项目还计划2020年产值达到100亿元。

记者在项目现场看到,未名北戴河国际健康城国际健康中心已经建成,该园区的大门处写有“联合国亚太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国家级北戴河生命健康产业创新示范区”和“北戴河国际健康城国际健康中心”三个名称,且挂有未名集团公司标识。项目一名员工称,园区已经对外营业。但记者发现,包含有生殖医学中心、细胞制备中心、健康管理中心的北戴河未名国际健康城却鲜有顾客。

未名生物官网2015年9月一篇名为《未名集团与北戴河新区合作开发北戴河国际健康城》的文章显示,国际健康城总规划面积55平方公里,“拟合作开发健康城核心区域范围约20平方公里”。但该表述被北戴河新区管委会一名工作人员否定,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北戴河国际健康城)以后要有什么项目入驻,再单批”。他同时表示,未名集团只是进入比较早,但并没有获准单独开发核心区地块。

三大项目中,相比前两者,保定通天河未名生物经济产业园的情况最糟。2014年,未名集团与保定市签约,在保定唐县建设古北岳生物经济示范区项目(后改称保定通天河生物经济示范区),项目计划投资120亿元并在5年内打造一个集医药生产、生态旅游、健康养老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产业园。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当地见到,除项目办公区建成外,园区仅仅启动了规划图中C1区的医药产业基地建设,但停工已有一年半。

北大期盼资产保值增值

旗下项目建设进展不如预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过程中,未名集团保定、巢湖两地项目受访的工作人员都表示,资金出现紧张导致项目进展不顺利。

同时,外界也可从未名医药的公告中发现未名集团出现了资金问题。去年9月,未名集团所持上市公司48万股股票被强制平仓。而据未名医药今年8月24日公告,未名集团所持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6.73%的股票已全部被法院冻结及轮候冻结。

这些迹象都表明,未名集团的近况已与此前几年在各地投资时的状况迥异。

未名集团在扩张过程中,“北大”显然是其金字招牌。公司官网的介绍、多地项目上飘扬着的北大校旗、潘爱华北大教授的身份等,这些都让人觉得其与北京大学绑在了一起。

但相较而言,未名集团的注册资本为5437.14万元,与同被列为“北大校企”的北大资源集团及北大方正集团的数亿注册资本相比不在一个量级。从股东结构来看,潘爱华通过持股91%的海南天道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未名集团总计54.6%股权,而北京大学通过旗下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未名集团40%的股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开资料显示,未名集团董监高成员中,董事长潘爱华及董事赵芙蓉两人,以及监事会主席罗德顺拥有北京大学背景。

北京大学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官网则介绍,“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对北京大学经营性资产行使出资人的权利,承担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但若未名集团的状况不佳,北京大学的资产保障和“北大”品牌是否会受到影响,也是外界关注所在。

目前,未名集团的资金状况似乎并不佳。启信宝数据显示,截至10月15日未名集团共有346条风险信息,仅2019年,未名集团就被各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24次。同时,公司还3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这其中甚至包括未名集团欠小贷公司4950万元全部不能偿还。

此外,安徽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河北通天河未名公社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湖南北大未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未名集团下属企业,也因不能偿还债务,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潘爱华也因此成为被限制消费人员。

去年10月,因未能按时偿还华兴银行深圳分行借款,未名集团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上地西路39号的4幢房产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裁定准许拍卖、变卖。

四川舟楫律师事务所律师姚飞告诉记者:“未名集团是有限责任公司,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参股40%,如果出资已经到位,就应该承担有限责任。”此外,姚飞认为,北京大学有权利追究投资人的责任,“因为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属于国有平台,要保证国有资产不能流失”。

未名集团资金紧张迹象明显,此时北京大学有何应对措施?北京大学宣传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属于独立法人,在管理上与北京大学并不是一回事”。其工作人员建议记者直接采访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方面仅对记者的采访诉求进行登记,并未就记者发至其主管部门北大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的采访函进行回复。

实际上,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曾下发文件对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提出指导,要求公办普通高等学校投资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公司,国有资本控股公司和国有资本参股公司及所属各级企业纳入改革范围。这些单位或将被清理关闭、脱钩剥离,也可能被保留管理和集中监管。

就未名集团资金状况、多地项目进度延期等问题,9月至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联系未名集团方面,并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相应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