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回归对A股有什么影响? 是否愿意回归成难题?

时间:2020-06-29 17:04:24       来源:蔷薇在线

蔷薇鸿鹄3月15日讯,瑞银(UBS)证券在最新流动性观察报告中指出,中概股通过CDR回归A股的步伐可能加快。如果以现在的市场估值,腾讯等四家互联网巨头按照5%在A股增发,将融资约3700亿,相当于A股2017年全部融资规模的20%,对市场的新增资金有一定的分流能力。

蔷薇鸿鹄(qiangwei5.com) 对于CDR制度推行将给市场带来什么影响,高挺认为,这一制度变革短期内有助于市场提振风险偏好,因为中概股估值不仅限于PE,还有对流量和收入的增长作为主要的考量。一旦上市,低质量公司的估值料将不断下降。

瑞银认为,近期创业板从2月底反弹已经超过10%,其中业绩和估值相匹配的成长股(如新能源汽车、传媒),得到了机构投资者的偏好。此轮的创业板反弹与以下因素有关:

(1)政府控制财政赤字,导致经济下滑的预期加强;(2)政府工作报告定调供给侧改革逐步转为“创新”;(3)中国将加快优秀中概股回归;(4)今年以来流动性整体比较宽松。在创业板总体估值水平不低的情况下,仍然认为需要均衡配置。

另外,在深化IPO市场化改革的大背景下,中概股回A的意愿、回A的方式、回A的影响等方面又产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具体表现在三方面:

问题一:是否愿意回归?

业内人士指出,优秀的中国企业远走海外挂牌上市,一直是A股的“痛”。

3月9日,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限于当时的特定制度环境和市场容量,一些主体在中国的新经济企业选择到境外上市,这是好事,但国内没有享受到它们增长的成果,也是一个遗憾,“进入新时代,这个遗憾就不能再发生了”。

因此,近期才会出现政策鼓励已经在海外上市的优秀企业回归A股。

针对当下中概股巨型独角兽企业是否愿意回到A股的怀抱这个问题,业内人士有不同见解。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在政策导向明显以及‘搭桥筑路’让中概股独角兽企业回归的背景下,中概股中的BATJ这些超级独角兽企业,以及那些在美股不受待见的企业,例如聚美优品等,都想争着回归A股。”

近期,百度、腾讯、京东、网易、搜狗等知名互联网公司的掌门人纷纷表态,只要政策允许,未来愿意回归A股。

对此,在宋清辉看来,高溢价是中概股回归的直接动力,也是李彦宏、丁磊、王小川、马化腾等人内心所想。他直言,在境外上市的中概股估值通常都遭严重低估,一旦来到A股,往往会有超预期的估值溢价。对比近几年成功回归A股的中概股可以发现,多数公司市值得到成倍增长。

但是,一位法律界人士张岩(化名)对记者表示,“头部企业不缺资金,回A的动力不足,但是在国外不受待见的中概股企业很可能会选择回A。”在张岩看来,对于已经在境外上市的巨头企业而言,回归A股上市或者发行CDR,会导致面临多一重的监管,不利于企业进一步提高决策效率。

不过,如果不是BATJ这类“头部”中概股,A股会降低标准对中小规模中概股放行吗?多位业内人士均指出,证监会应该会有所选择地放宽中概股企业回A的条件。

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证监会重点欢迎的应该是超级独角兽企业,对于那些在国外不受待见的企业回归A股应该要把好关口,防止借道套利或借道收割中小散户的现象发生,在制度上堵塞中概股回归的一些漏洞。”

问题二:以何种方式回?

一般而言,中概股如果回A需要先私有化退市,再行申请IPO或者借壳上市。此前,分众传媒、巨人网络、360等均是如此。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该种上市方式的上市成本很高,短期内很难实现海外中概股独角兽企业的快速回归。以最近刚刚实现借壳上市的360为例,从2015年6月宣布私有化,到2016年7月完成私有化退市,再到2018年2月28日成功借壳上市,360的回归之路走过了漫长的两年多。

如何才能实现中概股的快速回归?目前,市场上主要提出了以下两种支持方式。

一是对符合条件的、已经实现私有化退市的中概股开通IPO审批快速通道,即不用排队,即报即审。

二是未进行私有化退市的中概股企业可以通过最近热议的CDR(中国存托凭证)模式实现快速回归。

对于中概股企业的选择,宋清辉直言:“目前大概率会选择CDR模式。”

不过,上述几位业内人士也对CDR模式的真正落地推行有所顾虑。莫开伟表示,CDR模式的推行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制度的整合,同时存在一定难度,实质性推动以及具体细节仍然有待相关法律法规及监管部门的认定。

那么,CDR模式是否可行?监管部门是否已经做好准备?

对此,王建军近期表示,对于回归A股的境外上市企业,可能会采取CDR的方式,交易所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今年已经基本具备了推出的条件。

问题三:回来后对A股有何影响?

中概股企业如果能够“抄近道”实现快速回归,对于企业而言无疑是有利的。

宋清辉直言,“中概股企业大部分用户和市场都是在中国,到融资能力极强的A股市场中来对企业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也是最理想的状态。”

与此同时,类似BATJ这种中概股巨兽的回A,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完善和健康成长更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莫开伟表示,“部分中概股企业的陆续回归,将会给中国的资本市场带来更多成熟有效的发展经验。此外,优秀中概股企业回A,将对国内上市企业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利于股市的长远性发展。”

对于投资者而言,这也是一件好事。张岩指出,无论优质中概股通过何种方式回归,都能够增加境内投资者参投优质公司的机会,改变过去中概股“盈利在国内,分红在海外”的尴尬情况。

不过,中概股巨兽企业加速回归A股市场的问题亦不容忽视。

张岩指出,CDR+独角兽上市,A股市场将形成一个巨额的扩容,这对已发行的股票会造成估值压力,会在一定程度上加大市场的融资压力。

莫开伟指出中概股企业加速回归,或出现造富的现象,从而加剧了股市财富二次分配的矛盾性。他认为,如何规范大股东或高管的减持套现行为,保护投资者利益成为监管的重点。

在融资压力加大的背景下,如何提升市场优胜劣汰的功能,强化股市年均有效退市率将是一个关键之处。莫开伟坦言,“需要注意的是,在强制退市、提升市场退市率的同时,更应该注重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不能让投资者成为市场优胜劣汰过程中的牺牲品。”

“如何在保证A股市场平稳的前提下,有效解决上述隐患,开展好优质中概股企业回A的工作,确实需要监管部门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来把握。”张岩表示。

资深分析人士朱邦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要想深化A股的市场化改革,快速迎接中概股的回归,归根到底还是要修改IPO标准,实行注册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