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手机厂商捧杀的跑分软件:“恰饭”的安兔兔 终于上市的鲁大师

时间:2020-09-29 10:16:59       来源:知未科技

一波三折,鲁大师终于成功登陆港股交易所。

10月9日,鲁大师(03601.HK)正式登陆港股市场,在尾盘暴涨200%,上市首日市值增2倍超21亿港元。

作为鲁大师大股东的三六零(601360)10日同步大涨,涨幅一度逾4.11%,最高达24.43元。

说是一波三折,是因为此次并非鲁大师第一次冲击资本市场。

早在2018年9月,360鲁大师控股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但6个月后失效。

在两周后的2019年3月21日,鲁大师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9月20日,360鲁大师控股有限公司的港股主板IPO申请终于通过聆讯。

鲁大师挂靠360集团,它的上市操作离不开360的扶持,这并不是所有二、三线工具类软件能享有的权利。

360集团的“养成”政策,也导致鲁大师对360集团的依赖极深。2016年至2018年,鲁大师的营收分为6981.2万、1.23亿和3.20亿人民币。

其中,鲁大师来自360集团的关联交易额分别为4690万元、5060万元、7180万元。

而鲁大师的友商“安兔兔”也离不开大厂的支持,作为主要投资人的雷军与安兔兔的关系微妙。

安兔兔在网友界拥有专属戏称“雷兔兔”,一小撮网友意指“安兔兔”与雷军的密切关系,一小撮网友则暗指雷安兔兔在跑分测评中对小米手机“好评倾斜”的质疑。

作为单一功能的工具类应用,无论是鲁大师还是安兔兔,在应用场景上十分受限,其盈利方式也较为单一,主要以广告营收为主。

回忆我们曾经分析过的暴风影音、迅雷,你会发现相似之处,同样的工具类应用,相似的广告单一盈利模式,两者以濒临破产或没落的形式告终。

安兔兔和鲁大师又能否躲开工具类应用“红不长久”的宿命?

01 手机厂商们的“跑分游戏”

“不服跑个分?”如果你是一个米粉或者在早年就接触过安卓手机,对于这句话你一定不会陌生。

小米董事长雷军早在玩被大家玩“are you ok?”这个梗之前,早就创造了“不服跑个分”这个名言。

智能手机在国内兴起的初步阶段,智能手机相对还是一个新鲜物种,国人缺乏对手机的认识和了解。

如何来评判一部手机的好坏?跑分软件成为检测手机性能的“第三应用平台”。

在智能手机的硬件配置远不能满足用户要求的年代,CPU跑分、GPU跑分成为用户衡量智能手机硬件配置的重要标准之一。

用户对跑分类的硬性指标的重视,在手机厂商这一环产生了连锁反应。

小米是典型以跑分脱颖而出的手机品牌,高跑分低价位烘托出小米的性价比优势,也因此吸引了一大批高黏性的粉丝。

但从早年安兔兔的手机跑分排行榜上来看,小米手机几乎从不缺席。

相比致力于手机跑分的安兔兔,鲁大师走的则是一条从PC转型手机测评的应用。

关于鲁大师的评论分两极化,专业发烧友表示不屑和质疑,而电脑小白用户则视之为测评法宝。

2010年至2015年期间,几乎是鲁大师风靡的年代,尤其是加入360麾下,与360安全卫士捆绑安装的日子,是鲁大师最无忧虑的日子。

电脑优化与测评人气下滑,导致鲁大师PC端业务滑坡,转而手机移动端业务,包括拓展手机性能测评。

事实上,手机跑分测评并不是一项长久的业务。一旦跑分不再受人关注,跑分软件也随之失去了热度。

随着手机硬件提升,各品牌同价位手机的性能趋近,跑分的热度逐渐下降。

02 跑分软件到底有多少参考价值?

从鲁大师和安兔兔的app官方发布的性能排行榜前10名榜单来看,同时上榜的仅有3部手机。

其分别为一加7 Pro、三星Calaxy Note 10+、黑鲨游戏手机2 Pro(其中vivo iQOO Pro 在两大榜单中所评测的内存版本不同,所以不列入比较)。

对比3部手机,一加7 Pro和三星Note 10+的排名比较稳定。一加7Pro在两大榜单都位列第9名,而三星Note 10+则在鲁大师和安兔兔排行榜中分别位列第7名、第8名。

而黑鲨手机2 Pro的排名悬殊稍大,在鲁大师位列第二,安兔兔位列第四。

除排位外,我们还对比了3部手机的评分差。

在两大榜单中,我们都以一加7 Pro为评分基准,基准分为100分,并换算其余2部手机的评分。

其中三星 Note 10+在鲁大师上换算评分101.0,安兔兔换算评分100.1,分值差距很小。

而黑鲨游戏手机2 Pro在鲁大师上换算评分110.3,在安兔兔上换算评分仅103.6,有近7%的较大差距。

从安兔兔的换算数据来看,黑鲨手机跑分比一加手机高出3%;而鲁大师的换算数据来看,黑鲨手机的跑分也比一加手机高出10%。

一般认为,3%的差距值较小,而10%的差距值较大。

两款跑分软件的分数差距值的不同,可能会导致消费者作出不同的选择。

此外,我们还用性能差距悬殊的两部手机进行了实际跑分测试。

通过计算,在鲁大师上,三星s8的跑分要比小米8青春版高出30%,在安兔兔上前者比后者则高出24%。

对于性能悬殊的机型来说,两款跑分软件都能给出基本相同结论。

但具体到每一部手机,两款跑分软件的测评结果存在差异。这对于争议较大、性能差距较小的手机,跑分软件难以提供参考性评分。

03 跑分软件难逃“恰饭”之劫

如果不“恰饭”,不背靠资本大佬,跑分软件又有什么其他掘金途径呢?

安兔兔和鲁大师已经意识到单一工具应用的局限性,并寻求资本加持和升级转型。

安兔兔依附手机厂商,鲁大师则缩窄PC端业务转向手机跑分测评与优化。

更多网友扒出小米和安兔兔的暧昧关系。

天眼查信息显示,在2018年5月变更之前,雷军任北京安兔兔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

虽雷军已卸任安兔兔执行董事一职,但“北京安兔兔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而雷军与金山的密切关系大家也早已熟知。

至今,不少网友仍然没有终止对安兔兔的跑分分数和排行榜的质疑和调侃。

不少手机厂商对跑分软件动过心思。与其花高成本提升手机配置,不如配合跑分软件,做特定优化以此获取“跑分高分”。

如在检测到跑分软件运行时,部分手机会自动切换到高性能模式,某些手机还会拉高“温度墙”(“高温墙”指手机温度超过特定温度时,手机会采取降低性能的方式,以保证不至于过高)。

而高性能模式并不符合大部分手机用户的日常使用习惯,这也意味着跑分软件变相成为“纸上谈兵”。

跑分软件的“恰饭”举动也是其失去信任值的原因。

目前跑分软件的悖论是,不“恰饭”难以扩张规模,可持续性发展,“恰饭”则意味着跑分结果可能失真。

跑分失真则意味着失去基础用户的信赖,而这只是连锁反应的第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