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化的地图APP如何绘出自己的发展蓝图?

时间:2020-10-15 16:06:09       来源:千寻专栏 蓝莓财经

今年自国内疫情控制趋于稳定后,很多商家、尤其是OTA从业者盼着五一劳动能迎来一次消费的大反弹,但经历过一次大灾难的用户们选择了冷静观望,五一只是有所起色并未如愿。而今年恰恰阴历习俗的闰月,让中秋的传统撞上了国庆的长假,这个双节日成为疫情后真正意义上的消费娱乐大爆发。

根据百度地图迁徙大数据显示,今年从9月28日到10月8日的时间里,全国高速平均拥堵里程较历史同期上升75.8%,峰值出现在10月1日11:00(八月十五),拥堵里程峰值为9109.28km,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等重点城市9月30日和10月1日拥堵情况远超近两年水平。

全民出行的大环境下,手机地图APP们焕发容光,无论是自驾游定时传出的导航语音还是城市里寻觅心仪的餐厅约会,都少不了它们的身影。

高德地图、百度地图、腾讯地图这些地图中的佼佼者们在这一声声欢声笑语中,也仿佛回到了那个入口争夺的峥嵘岁月。

地图竞争,始于入口的争夺,终于内容的聚合

可以说手机地图APP之争的起因就是入口之争。

入口之于互联网商业犹如万丈高楼的地基,看似大把大把的资源倾泻,明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实质上却是后续发展的保障。就好比百团大战抢夺的是本地生活的入口、打车价格战抢夺的是出行的入口、价格低到几十元的智能音箱抢夺的是智能家居的入口,入口的价值可见一斑。

因而在互联网流量红利大爆发的时期,各个流量入口是兵家必争之地,百度占据着搜索的入口、阿里占据着电商的入口、腾讯占据着社交的入口,但互联网发展的初期处处都是亟待开垦的荒地,各种入口的争夺还未落下帷幕,这些尝过了各自入口带来的流量红利的巨头们自然不会放过。

于是百度收购长地万方揭开地图战,阿里紧随其后拿下高德地图,腾讯则入股了四维图新,BAT的御三家入口之战就蔓延到了手机地图APP领域,截止至今业已经历了三个时期。

1.0时期的手机地图APP拼的是体验。

这一点最直接体现在语音上,比如说最开始高德地图拿下林志玲的声源做了“性感语音”导航,这一举措直接实现了下载量的飞跃,有数据显示林志玲语音上线之后高德地图的下载量相较于之前增长了6倍,而后了郭德纲、周星星等明星语音导航包让高德地图每日活跃用户增长了36%。

而百度地图在当时也紧跟着推出了汤唯、鹿晗、杨幂等明星语音导航,甚至深谙AI技术的百度还发布了“语音定制功能”20分钟就可以生成个人完整语音包,在《流浪地球》大成功之后,很多人也表示专门下载了百度地图用其中的MOSS语音包。

2.0时期的手机地图APP拼的是技术。

地图领域毕竟是牵扯到数据与计算分析的领域,本身就是一个不断积累用户数据、反馈在发展的领域,无论是阿里、百度还是腾讯,本身这方面的积累不足,也因此这些巨头起初都选择了收购或者入股手机地图APP的企业,以实现前期的技术积累。

不过这些巨头后续也没有在技术创新上停歇,反而是纷纷加注资源倾斜进行技术方面的研发。

根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截止至今,高德软件有限公司在技术专利上有663项发明专利,大到数字地面模型化简方法及装置、小到一种车道宽度计算方法和装置。而百度地图由于没有划分出去没有明确的数字,但茫茫多的专利中也屡屡有用于测试地图服务的方法和装置等专利存在。

3.0时期的手机地图APP拼的是生态。

如今的地图不仅仅在用户体验上与技术上越做越好,在发展上也带着各家生态的味道,在内容上不仅仅局限在导航上,成为一种偏向于本地生活式的内容聚合。

比如高德地图的圈层是阿里生态,包括像饿了么、口碑、飞猪等一系列生态搭建,组成功能化强劲的生态,更能够串联起盒马生鲜、高鑫零售(大润发)、天猫小店等具体零售点,特化自身零售带货的内容。

百度地图的圈层则是岔不开技术色彩,重AI的百度在地图方面的深耕聚焦在技术上,包括语音交互、未来路况预测、AR实地场景等一系列功能,可以说百度地图上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也是为百度自动驾驶打基础的

腾讯地图相对势微,本身入局稍晚加之后续投入不够,体量上与二者难以短期争锋,但在笔者看来,腾讯地图更像是自身产品线上的加分点而不是特化出来的专业产品,微信自带的入口以及滴滴等交通小程序的入口,使得目前腾讯地图虽然在导航上不算出彩,但仍存有很大的生态发展空间。

从工具到平台的变革,从C端到B端的跃动

可以说手机地图APP从1.0到3.0时代的变迁,昭示着其未来综合性发展的目标与价值,也表明着对于如今的手机地图APP来说,已然从一个导航工具变为了平台化产品。

根据今年9月份易观发布的《手机地图行业数字化进程分析》显示,整个2020年第2季度里面,手机地图APP市场整体活跃用户为8.93亿人,而且本季度地图市场活跃用户同比与环比增幅突破10%。

结合当时疫情的逐渐稳定、几个连续的小长假、还有各地政府发放的消费券等背景,可以看得到手机地图APP的数据一定程度上就已经开始与用户消费进行挂钩,这也就意味着手机地图APP的价值不再局限于C端的用户使用,也在为B端服务方面愈发凸显。

以往来说,手机地图APP凭借着用户流量,可以为B端做一些广告推广,但这种广告的价值并不高。

对于营销来说,转化率与转化路径是衡量其价值的核心,而手机地图APP原始的营销价值转化率过低、转化路径过长,纵使有着不错的用户数量基础,能够增加一定程度的品牌知名度,但对于B端而言价值让然不足。

而平台化的手机地图APP更侧重于导流,通过各自不同的生态效应,将出行用户的一部分本地生活需求链接到B端服务中去,形成更直接的用户转化。

正如《撮合者:多边平台的新经济》中对平台级企业的成功性特征探讨的一样,凡是能够取得成功的平台,都是能够对双边用户都产生价值和吸引力,解决以往交易中的经济摩擦问题,并且它是真正的大问题,能够有合理的利润分配机制保证平台从中有利可图。

比如就打车这一点上,高德地图与50多家区域性网约车平台有合作,腾讯地图在国庆前夕就携手滴滴上线聚合打车服务,百度地图现在甚至在一些地区都能做到无人驾驶乘车服务。

这些服务嫁接都表明对于B端的一些本地服务企业,手机地图APP的价值已经是平台级水准,已经能够为服务的双边产生价值,手机地图APP已然完成了从工具到平台的转变。

理性技术下的感性运营

如今大多数的驾驶员都会选择使用手机地图APP进行导航,因为即使是很熟悉的路线,也会有拥堵、事故等突发情况导致的路况问题,手机地图APP的实时反馈能有效的起到帮助。

这也就意味着,手机地图APP已经与用户的生活乃至生产经营密不可分,手机地图APP在一些导航服务中的失误、故障也会直接影响到这些用户的生活乃至生产经营,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如今网上吐槽因导航不够精准而导致自己触犯交通规则、走错路的声音也仍然存在,因此在除了对C端的服务价值、B端的商业价值之外,手机地图APP也需要审视自己身上承担的社会价值。

阿里如今当家的逍遥子张勇在一次采访中表达过对于服务型平台的看法,他认为随着数字化时代的不演进,各种各样的服务能力层出不穷,能力才是一个企业在数字化经济时代最核心的,一个平台的价值不在于自己做了什么,而是在于它创造了怎样的技术、工具或能力,它是在用一个怎样的能力去服务别人。

要知道手机APP没有很强的品牌壁垒,也很难凭借着导航这一属性去产生较大的粘性,况且对于用户而言也没有说用了高德地图就不能用百度地图,反而是对于很多地图导航高频使用的司机团体来说,各种地图导航软件都有使用,不同场景、不同路况都可以随意切换使用。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在技术方面难分伯仲的手机地图APP来说,竞争的不是说谁能存在用户的手机上,而是谁是用户需要导航服务的第一选项,谁的平均使用时间最长。

那么也就手机地图APP意味着除了在理性的技术发力外还需要考虑更多的感性运营,让导航乃至本地生活等服务上更具温度。

就比如今年疫情期间大火的“疫情地图”与“复工地图”一般,极大的帮助了用户们消除恐慌。所以说地图领域可供考究的点还有很多,尤其是平台化之后,如何处理好C端用户与B端企业双边的利益关系,更好的为服务增添温度,做好用户留存,才是手机地图APP迈向下一阶段的启示录。

(千寻专栏 蓝莓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