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业“恋”上智能垃圾桶

时间:2019-08-07 10:42:29       来源:科技企业“恋”上智能垃圾桶

“开门——扔垃圾——自动称重——积分”,今夏刮起的垃圾分类风口,让多个智能分类垃圾桶落地在北京多个居民区。智能分类垃圾桶背后活跃着北京多家科技企业的身影,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也借此各显神通。近日,北京晚报记者走访了西城区、东城区、朝阳区发现新落地的智能分类垃圾桶迎来居民纷纷“点赞”的同时,也面临及时维修、及时清运等挑战。

智能分类垃圾桶遍地开花

“真是好用!” 建国门街道外交部街胡同33号院内,午后下楼扔垃圾的陆大爷站在刚投放不久的绿色智能垃圾桶前,将脸对准垃圾桶上方的摄像头片刻,垃圾桶的舱门便自动开启,“现在扔个垃圾也这么先进,我喜欢‘刷脸’开门,我老伴儿喜欢用指纹开门,大家都觉得挺新鲜。”记者注意到,该小区拥有6个只能处理厨余垃圾的智能垃圾桶,支持刷脸、刷卡或按指纹等三种开门。

西城区新风街一号院的智能垃圾桶相对多样。“每栋居民楼下都有新的智能垃圾桶,下楼就能扔,桶口大小设计也适当,用起来方便。”一位居民表示,刷脸、刷卡、按按钮,都能打开垃圾桶舱门,“垃圾桶还能对投递其中的垃圾自动称重计数,并上传至云平台给注册用户积分,要是垃圾出现满溢,能自动亮起红灯。”记者在院内看到,除了每栋居民楼下拥有一个可分别处理厨余垃圾及其他垃圾的智能垃圾桶外,在4号楼、2号楼与1号楼之间的空地上,还有类型更齐全的智能垃圾桶,可盛放金属、纺织品、纸张、塑料等可回收物。

东城区新怡家园小区的智能垃圾桶在开门方式与新风街一号院类似,但在分类方面更为细致。“绿桶放厨余垃圾,红桶放有害垃圾,灰桶放其他垃圾,蓝桶放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桶有杀虫剂、灯管灯泡、电子垃圾、化妆品、过期药品等五个投放口,可回收物垃圾桶则需要把塑料、金属、纸张、织物分类投放。”垃圾分类指导员韩阿姨对小区内这唯一一处智能垃圾桶的分类如数家珍,“一些老人用智能手机换积分反应慢,还是需要帮助,但大伙儿一看这么高级的垃圾桶,参与热情都挺高。”

科技企业掘金创业新赛道

垃圾分类与互联网的融合,让业内看到了全行业爆发的新可能,也促使各方企业抢跑风口下的新赛道。智通博瑞、中环一铭、智铭永泰、中环创新……记者注意到,在走访的多个智能垃圾桶背后,处处可见北京本地科技企业的身影。“‘互联网+垃圾分类’的工作模式正成为垃圾处理的新趋势。”北京智铭永泰科技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通过APP积分换取日用品奖励的模式,双花园南里一区的居民注册率达到近90%,厨余垃圾的精准投放率和收集率明显提升,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效果显著。

与此前局限于二维码扫码的“智能垃圾桶”不同,新涌现的智能垃圾桶身上明显聚集了这几年科技互联网发展的成果。记者注意到,新怡家园所使用的六分类智能垃圾桶生产商为万德福,该公司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自今年以来,公司研发的支持人脸识别功能的智能分类垃圾桶十分走俏,“此款设备最大的亮点是用户可通过安卓触摸屏进行‘人像采集’注册个人账户,在后期分类投递垃圾时可直接通过‘人脸识别’验证用户身份,此外箱体内还设有温度感应探头和温度即时通讯检测,一旦垃圾桶温度大于70℃时可通过手机APP或短信自动报警,大大提高了公共设施的安全性能。”

不过,这些高科技加持的智能垃圾桶的市场售价同样不菲。记者发现,目前市场上可支持微信扫码、自动开门的四分类垃圾桶售价在两万元到三万元,配有人脸识别技术以及27英寸液晶屏的智能垃圾桶售价更高,京东上一款销量不错的六分类智能垃圾桶标价达50825元。“社区落地智能垃圾桶的成本不低,但风潮之下需求却也旺盛,这使得很多科技公司盯上了这条创业新赛道。”一名业内投资人士对记者分析称,这也使得智能垃圾桶离大规模推广有一定距离。

维修清运成居民关注焦点

一边,是新型智能垃圾桶成居民眼中的“新宠”,而另一边,却是早年间落地的一批智能垃圾桶正默默遇冷落灰。日前,记者来到了早在2013年试点安装了10台智能分类垃圾桶的西四北六条和北七条两条胡同。这10个智能垃圾桶目前还摆在原处,但基本已经无法使用,周边地上散落的垃圾在烈日下散发着熏人的臭气。“这些智能垃圾桶要不坏了,要不没通电。”附近的居民聂大爷感慨称,“它们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也没了生命力。”

2017年进驻劲松五区的白色智能垃圾桶,如今与寻常垃圾桶无异。记者看到,这批智能垃圾桶外观较为整洁,可以直接打开翻盖往里面丢垃圾,但翻盖旁边那个小小的刷卡黑色感应区早已失去了作用。相比智能垃圾桶,这里的居民更偏爱可回收物回收点“绿馨小屋”。“在中环小程序上绑定自己的手机号,投放可回收垃圾可以得到相应积分,并可换回生活用品。”居民郑先生表示,“绿馨小屋”让自己不知不觉养成了垃圾分类的习惯,“就算没有奖品了,让我乱丢也做不到,觉得别扭,习惯成自然了。”

“刚安装的几个月,胡同里的垃圾分类水平确实有显著提高。”在北七条胡同里居住多年的张阿姨对那10个智能垃圾桶的印象仍十分深刻,但她认为,维修频繁、故障解决不及时,是这些智能垃圾桶遇冷落灰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记者发现,对维修问题的关注,同样出现在新拥有智能垃圾桶的小区内。外交部街33号院新来的智能垃圾桶让陆大爷既倍感新鲜又略显无奈:“这个垃圾桶经常坏!刚来第二天就坏了,弄好了又坏了,一个星期就能坏3回。” 田大爷也表示,智能垃圾桶刚安装时工作人员就在旁边,随时帮助居民检查,但现在桶一坏,就得一遍一遍地打电话请工作人员来修,“挺打击大家伙儿热情的。”事实上,记者走访该小区时,正好遇到3名工作人员正在维修一个保险丝烧坏了的智能垃圾桶。

对智能垃圾桶的及时清理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据智通博瑞的工作人员介绍,垃圾清理人员早六点到晚六点之间,每2小时就要来外交部街33号院清空一次垃圾桶,一天至少清理6次。新风街一号院的3名工作人员则表示,每天从早上四五点开始工作,除了中午休息时间,“一直都在清垃圾”,“停不下来”,每晚要清理完最后一批垃圾才能下班。

但即使这样,智能垃圾桶仍时常遇到垃圾满溢的问题。记者在7月31日上午来到新风街一号院时发现,有智能垃圾桶亮着满溢的红灯,一些居民喝完的酸奶盒躺在“其他垃圾投放口”的盖子上,几个纸质礼品盒和白色泡沫箱以及一床旧被子一起堆在绿色厨余垃圾桶旁边。居民付小姐表示,自己也见过满满一袋垃圾扔在厨余垃圾桶旁边,“厨余垃圾每天都挺多的,真的装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