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需要具有世界性—专访法国女指挥家克莱尔·勒瓦歇

时间:2019-06-12 09:29:40       来源:界面新闻

克莱尔·勒瓦歇(Claire Levacher)是一位常年活跃于国际舞台的著名法国女指挥家,她兼收并蓄,兴趣广泛,不仅在交响音乐指挥上有着数量众多的保留曲目,同时在歌剧指挥领域也有着相当的建树。多年来,她受邀与众多著名交响乐团和艺术节均有紧密合作,如维也纳广播交响乐团,布列根茨艺术节,巴黎歌剧院,慕尼黑巴伐利亚州立歌剧院等。她曾荣获著名的布拉格国际指挥大赛第二名,后摘得意大利特雷维兹剧院国际指挥大赛的桂冠。同时,她被授予法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



近日,克莱尔·勒瓦歇受法国大使馆邀请,与北京交响乐团合作在重庆大剧院带来“纪念柏辽兹逝世150周年——北京交响乐团音乐会”,向音乐大师柏辽兹致敬。通过演绎浪漫之爱交响乐《梁祝》《卡门》《罗密欧与朱丽叶》等中外著名曲目,奏响中国与法国爱情主题的交响篇章。界面四川就此采访了法国女指挥家克莱尔·勒瓦歇。

界面四川:我们都知道,一部音乐作品有三度创作过程,第一度是作曲家,第二度是指挥家,第三度是听众,由此可见指挥家对一首乐曲的重要性,指挥家是乐曲演奏的灵魂人物,你觉得指挥家需要履行的重要职责是什么?

克莱尔·勒瓦歇:首先指挥家需要组织每场演出的排练并且将所有的演奏家聚集在一起,共同探索即将演奏的乐,随后指挥家将带领乐团进行演出/指挥家如同一个传话者,将乐谱与演奏者巧妙的联系起来。

界面四川:相对于独奏家和歌唱家,女性在指挥家这个行当里占比非常之小,去年的琉森音乐节却有11位来自全球的女性指挥家亮相,一度引发了大家对女指挥家的关注。对于女性来说,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家,您觉得最大的困难在哪里?最大的优势又是什么?

克莱尔·勒瓦歇:这个问题难住我了,我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指挥家。作为我个人角度而言,并没有觉得(女性身份)给我带来特别特殊的困难,也没有特别的优势。我从开始走上专业道路的时候就和我的同学朋友一样学习,之后他们变成我的同事,在专业造诣上我们有相同的困境。对一个指挥而言,专业经验的积累比性别差异化更重要。年轻时候没有经验和对乐谱的熟悉程度都是所需要面对的困难。作为女指挥家,我可以为年轻一代的学艺者作出榜样,告诉他们女性也有能力指挥大型交响乐团,其余的问题我要交给社会学者做出更专业的解释。

界面四川:本次演出的主题是纪念柏辽兹逝世150周年,作为法国浪漫主义音乐流派的代表,您觉得柏辽兹的交响乐最大的魅力是什么?

克莱尔·勒瓦歇:柏辽兹是古典音乐的先驱代表,他的重要革新在于他发明了《标题交响乐》乐风。柏辽兹的浪漫主义情怀在于他在创作过程中对情感的超越理解,非常有勇气并且执着于创新,尝试新的东西。他不断挑战指挥家(的掌控能力)和听众(的欣赏能力),这种让听众“晕眩”的魔力正是柏辽兹音乐的魅力所在。

界面四川:能否可以为观众介绍一些你所喜爱的古典音乐作曲家?

克莱尔·勒瓦歇:我很乐意和大家分享,比如法国著名作曲家德彪西。近几年他的作品被广泛演奏,我个人很喜欢将不同风格的乐曲混合演绎,比如将德彪西和瓦格纳或将贝多芬的作品和同时代的法国作品共同演奏,这就在不同风格的曲目之间建起了桥梁。再比如说欧洲与中国音乐的联系,曾在法国留学的中国作曲家陈其钢就师从法国著名作曲家梅西安。我们与其捍卫某一种音乐风格,不如关注不同音乐系统之间的联系,音乐的世界性很重要。正如你们所见,我们的演出正是为了加强这样的艺术交流。

界面四川:在您的印象里,中国的音乐有哪些具备浪漫主义情怀的曲目?具有地方特色的中国传统民乐有没有您喜欢的曲目?

克莱尔·勒瓦歇:我知道《梁祝》在中国乐迷心中的崇高地位。我希望我的演绎风格能符合大家的期待,如我之前提到的混合《梁祝》与《罗密欧与朱丽叶》,音乐背后的故事性极为相似,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组合。所以这次的曲目编排我们特意将《梁祝》放在第一章节,《罗密欧与朱丽叶》放在第二章节。北京交响乐团对《梁祝》的演绎炉火纯青,可以让我借此机会与他们进行专业上的交流。

界面四川:中法都是历史文化大国,文化渊源由来已久,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两国都在充分利用这条文化之路,丰富本国文化内容,本次柏辽兹演奏会中,哪些内容是这种融合的体现呢?

克莱尔·勒瓦歇:我们通过文化交流让国家之间产生联系,传递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好比“丝绸之路”穿越了国家之间的边界让各国之间的交流变得频繁。其中交响乐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在当下的时间人与人之间共同分享音乐。我们看到现代人总是不离手机,而交响乐音乐让人们安静下来,用耳朵倾听,共享音乐的魅力。所以我说音乐是推进文化交流的一种很好的方式。

文 | 界面四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