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会成为下一个社交战场?荔枝APP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时间:2019-06-21 10:24:11       来源:界面新闻

除了刷微信、拍短视频和划探探,现在的年轻人都用什么软件交朋友?在荔枝(原荔枝FM)看来,声音或许是社交的下一个战场。

活跃在声音社交软件的群体被称为声控。在荔枝的定义中,这是一群对声音有着特殊情结的群体,他们偏爱丰富而通往内心的声音,沉迷于声音的质感。比起视觉效果,声控更喜欢回荡在耳边的空灵想象。

在上个月举办的荔枝声音节上,上万名“声控”汇聚在广州亚运城进行线下“面基”、参加声音游园会和演唱会,这是国内声控圈规模最大的活动,也是荔枝这一品牌的核心IP之一。荔枝将这一节日设立为“声控”人群的狂欢日,希望借此为声控们提供一个线下社交新场景。

在荔枝看来,在短视频刷爆流量的今天,一度被忽视的声控人群同样是一个值得挖掘的市场,也是如今的荔枝最想抓住的核心用户。

荔枝APP的前身是荔枝FM,这款于2013年上线的音频软件在六年时间内完成了从电台到播客、再到声音互动平台的转型。现在,荔枝的目标是用声音互动实现轻社交,成为更大规模的泛娱乐平台。

目前,荔枝已经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声音互动社区,注册用户超过2.5亿,MAU(月均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月均活跃主播达到500万。据荔枝方面透露,有超过70%的用户曾参与过主播及节目的打赏。目前,荔枝语音直播功能带来的月收入约为1亿,已实现规模化盈利。

荔枝的转型最早要从2016年说起。彼时网络音频市场用户增长陷入低迷,包括荔枝在内的移动音频平台也都开始探索自己的商业化道路。这一年是直播平台渐渐兴起的一年,也是知识付费的元年,喜马拉雅FM正是在这一年打开了知识付费的窗口。

此前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也有过摇摆:如果像竞品那样买版权、请大V来做知识付费,可能会在短期内带来大量用户增长。但他认为版权和大V与平台的关系不稳定,知识付费产品不能保证复购率,如果耗费大量资金去抢这些资源,胜算并不大。

2016年7月,伴随着“人人都说主播”的slogan,荔枝最终把转型方向确定在了语音直播。据赖奕龙透露,宣布转型3个月之后,荔枝依靠语音直播带来的月收入便超过了1000 万元,主要在于用户打赏分成。这让当时的荔枝看到了直播业务商业化的潜力。

语音直播的成功让荔枝有了从FM向声音社交平台转型的想法。去年1月,荔枝FM正式“去FM化”,并更名为荔枝,品牌Slogan也从“人人都是主播”改为了“用声音,在一起”,意在发力声音社交。

此后,荔枝开始尝试更新更多具有社交性质的功能,比如开创直播间多人互动玩法,用户之间可相互送礼并通过声音进行“魅力大比拼”,实现全新的实时社交体验。此外荔枝推出了支持多人聊天唱歌、PK交友的荔枝派,由主播们创建并维护的打卡社区,还推出了“用心说”等玩法来激发用户的参与热情。

技术方面,荔枝也在进一步向社交发力,其中就包括能将普通声源智能转化为3D声效的音效技术,从而打造声音虚拟现实(S-VR)场景,增强互动感。此外,荔枝还在尝试声线卡等技术,把用户的原声转换成大叔、萝莉等不同的声音,增强互动的趣味性。

我国移动音频市场在2015以后迈向高速发展期。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达4.25亿,在2017年基础上增长22.1%。相较于移动视频、移动阅读行业,通过音频载体输出内容的在线音频行业呈现更快发展势头,在线音频行业也向垂直市场和社交化方向进行探索,各大平台转向内容差异化竞争策略。

从多份第三方行业报告可以看出,当前荔枝、蜻蜓FM与喜马拉雅FM位居市场份额前三位。与后两者不同,荔枝主打的UGC模式主要在于吸引用户在彼此之间进行情感交流、知识学习、社区交流等活动,而喜马拉雅和蜻蜓则以PUGC为主,主要通过专业人士产生的音频来进行知识和娱乐内容的传播。

UGC模式下,用户粘性与其贡献内容的质量对平台尤为重要,优质主播也是荔枝这类移动音频平台的核心资源。正因如此,荔枝成立了播客学院培养主播,并先后举办主播评选大赛、荔枝音乐红人歌唱大赛、“我的男友”、“谁是女王”直播大赛等活动来挖掘优质主播。同时,荔枝为主播配备专业的经纪团队,制定发展计划,逐步开始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主播培养体系。

记者在本届声音节现场发现, NJ天琦、啊饼、杜冥鸦和妖狸等一批在荔枝成长起来的主播,以及边江、贰婶、洛天依等声音界的“idol”,已经拥有了像娱乐明星一般可观的粉丝号召力,这让荔枝看到了声音界粉丝经济的可能性。

这样的“声控”群体中,有很大一部分二次元、古风、情感、广播剧等文化的受众,这类小众用户在荔枝APP上自发形成了兴趣社群,在直播间及社群的日常互动中逐渐培养起了参与感和较强的用户粘性。艾媒报告显示,2017年在线语音直播市场中,荔枝用户满意度最高,红豆Live和喜马拉雅FM分别位列二、三位。

荔枝凭借声音社交在行业内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打法,但业内一直存在对荔枝社交玩法和盈利模式单一的质疑:仅靠广告和直播打赏是否能够支撑长久的盈利能力?对以UGC模式为主的荔枝而言,除了主播培养之外,音频内容的趣味性、多样性和质量也尤为重要,这或许是荔枝下一步将要面临的挑战。

记者 | 陆柯言